xk2xxagu

2019-06-14 16:52:56

来源标题:xk2xxagu

  “你快抹地。”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跟我说话。“现在几点?我还要再睡会儿。”“你快抹地。”你因为我不肯帮忙打扫,闹脾气回了你妈妈家,一回来就要我抹地,我当然不肯就范。我突然来个熊抱,往你脸上亲去,鼻子却撞到硬物,痛得我马上张开眼睛。一看,三魂不见了七魄,一个牛头正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再清醒一些后,看见后面还有一个马面。“你们是谁?怎么闯进我的屋子?”我头脑一时转不过来。“我们是来带你走的。”牛头马面说。“我死了吗?”我终于想起他们是谁。“快了。”原来刚才的“你快抹地”,是华语加国语。“我还不想死。”“还有心愿未了?”马面问。“当然,我还没结婚生子。”“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牛头厉声地说。“一更,给我一更的时间就够了。”临走前,我想为你打扫干净房子。“一更是多久?”牛头转过头去问马面。“两个小时。”“够了。”我下了床,发现手脚都在颤抖,还有两个小时可活,我的眼泪不听使唤流下来。“我们先去喝杯茶吧。”牛头说。“不怕他跑掉吗?”马面问。“你看他双脚都在发抖了,还能跑去哪里?”我真的已全身乏力。“两个小时后见。”牛头马面转身就走。我开始扫客厅,从沙发底下扫出一大堆零食的袋子,有些印着泰文。那天你从泰国旅行回来,看到我把井井有条的客厅弄得乱七八糟,二话不说,拿起扫把就打扫起来,我不帮忙,还大刺刺地躺在沙发上,吃着你带回来的泰国零食。“这是什么?怎么有颗壁虎蛋在零食里?想谋杀亲夫吗?”我发现零食里有颗白色的小蛋,竟开起玩笑。“我受够了!”你把扫把丢了过来,我用手挡了挡,零食掉到地上。“你发什么脾气?”我也不好惹的,如果不是你常让着我,早就分手了。“这几天我不在,你不能动手打扫一下吗?自己看,这里像人住的吗?”“你会回来的嘛。你一回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还不知大难临头。“我们分手吧!”你说完就提着旅行袋,走了。“不出3天,一定回来。”我心里只想着那晚的世界杯半决赛。法国捧起世界杯已整个月,你始终没有回来,我只敢偷偷联络你的妈妈,知道你安然无恙,只是想不到那晚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而且不欢而散。把地扫干净后,我开始抹地,原来扭干拖把需要那么大的力气,我还笑你手臂变粗了,真不应该,如果还有明天,我不会再让你做这些粗重的家务,我发誓。看看时间,已过去半小时,我得快点,希望来得及洗厕所。抹着抹着,发现地上有一滴血,啊!我开始流鼻血了,我拿卫生纸塞住鼻子,好让血不再流出来。抹着抹着,我发现垃圾桶旁有具壁虎的尸体,我用干净的纸把它包起来,还念了几句“南无地藏王菩萨”,给它做了简单的超度,也算做了件善事。好不容易把整间屋子的地都抹干净,准备洗厕所。“还剩15分钟。”牛头马面出现了。“我还没洗厕所。”“不行,得走了。再确认一下个人资料,你叫chileng,对吗?”“是Chee Leng,没错。”“潮州人,对吗?”“不是,我是金门人。”难道他们点错相了?“这里住过潮州人吗?”马面问。“没有,这屋子是我婆婆留下来的。”“这就奇怪了!”马面百思不得其解。“我知道了。”我想起壁虎在潮州话里正是chileng,小时候,潮州籍贯的朋友常拿我的名字来开玩笑。“是它吗?”我从垃圾桶里取出那个纸团。“一定是系统出了问题。”牛头马面取过壁虎的尸体,就咻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