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vkdbmq

2019-06-07 17:07:31

来源标题:avvkdbmq

  和往年一样,这个斋戒月以历史悠久的传统展开。回到神安池王宫,在掌玺大臣通过电视做出宣布后,我参与皇家电子与机械部队的鸣炮仪式以宣布隔天进入斋戒月。然后,与王宫官员在王宫旁的木造的祈祷室一起进行斋戒月的第一次息礼(Tarawih) 。在封斋开始前,我与家人吃下第一餐(sahur),并在进行晨礼(subuh)过后回到吉隆坡,在汽车途径断崖岭进入加影芙蓉大道时迎接了斋戒月的第一道曙光。在斋戒月期间,我很常使用这条大道,因为董事会议和年度会议的日程安排是有增无减,更别说还有其他公司和慈善活动。在Luak Tanah Mengandung的村庄──神安池王宫附近,由最高统治者直接管辖(而不像森美兰其他地区拥有酋长)──我再次强烈的意识到这个村子里的幸福和宁静。如明信片般美丽的稻田外,到处漫步觅食的动物、凉爽的微风、在晴朗的夜晚还可以看到星星,这些都是森美兰独有的人文特色:我们小清真寺的庄严,村子里每间老房子的倾斜屋顶、呼唤祈祷的美妙寻旋律、以及地方方言说出的布道词(tazkirah)──让传达的讯息更具吸引力和说服力!当然,不要忘了,还有当地社群进行烹调的美食,超凡的牛肉仁当,黄姜辣椒鸡和炸鲶鱼,在你喂饱肚子之余,眼光还要疯狂地停留在煎蕊上(使用最上等的棕榈糖)和刚刚制作好的曼煎糕上。虽然这些都是斋戒月的最佳体验,但今年的氛围也带着遗憾。在斋戒月的第17天,当穆斯林迎接可兰经降世日时(先知穆罕默德首次通过天使得到上苍的启示),第5任彭亨州苏丹,苏丹阿末沙,驾崩了。在国家皇宫的大殿上,王室成员和政治领袖向他表示最后的敬意,包括首相──也是在1981年,苏丹阿末沙出任第7任国家元首时,首次出任首相的同一人。身为一名统治者,殿下受欢迎的程度和影响力,可以从北根街上出席他葬礼的人潮得到证明,这在位多年的统治者的驾崩,也显示了我们国家一个时代的结束。当年,苏丹阿末沙还是王储,他在父王苏丹阿布巴卡身旁见证了签署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协议的仪式以便为8月31日的独立铺路,而他也是最后一名还在世的见证者。这个历史性的故事深刻在我脑海里,我认为我应该在下次见到丹斯里邱家金时与他分享。但几天后,他也过世了。多年来,他对我都很友善,并在早期担任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的顾问。我仅代表董事会、管理层和员工表示“他的知识、经验和感性促使我们成长。对于他数十年的教育、启发和挑战精神,所有大马人都欠他一份人情。”就像在5月初逝世的消费人权益民运人士依德里斯一样,他的故事激励了大马公民社会。我在起草这篇文章时,我收到消息说,我的阿姨东姑卡迪惹,也在历经漫长而勇敢的疾病抗争后,在昏礼(maghrib)后不久逝世。我从小就从她身上学到很多关于生活的启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都记得她的教诲。她的孩子都非常有出息──我最亲近的表兄弟──都印证了她出色的能力。亲朋戚友都聚集在她的家里,从而显示了家庭和友谊的纽带,将确保集体记忆能够传承给下一代。以一曲《Kisah Seorang Biduan》闻名的歌手Datuk Dahlan Zainuddin,也在当天晚些时候,下葬在我阿姨附近。然而,这个斋戒月在面临心灵和去世的人的打击时,我进一步知道,一个人的旅程,是如何通过集体的文化关系编织而成,为每个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庇护,即使最终我们的目的地可能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