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fsfajw

2019-06-14 16:53:26

来源标题:acfsfajw

  虽然新政府已执政一年有余,但如今我们是否有一个称职的反对党?且是否还需要反对党?然而遗憾的是当下的在野阵营已经分崩离析,主要的大党,如巫统和伊党则全面向右转,故当前局势也与国人原先所期待的两线制局面有天渊之别。509大选后的一年,尽管主流民调显示希盟的支持率有下滑的现象,但新政府仍获得大部分非马来选民的坚定支持,就509大选所得的选票和过去一年所建立的民望而言,还是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弱政府”。但其实新政府已几乎无敌,除了面对极右巫统和伊党来势汹汹的种族、宗教牌攻势外,昔日宿敌国阵的多数成员党早已溃不成军,故面对官司缠身与政治招降的国阵要在来届大选翻盘并不易,尤其一盘散沙的在野阵营仍需要时间磨合、重组,在短期内难成气候。而当下华社普遍惧怕国阵的反动,所以只好一面倒支持希盟。迄今为止,希盟已能呼风唤雨,即便要求民众忍耐各种施政偏差,民众也愿意逆来顺受。诡异的是,不止政府要人民忍耐,即便人民中也分成几大派,看起来则是拥护政府的声量更大一些,他们强烈要求众人必须忍耐,要给政府时间,并说明昔日投票仅仅是为了击溃纳吉,除此以外,别无所求,亦无怨无悔。既然明知执政的是希盟,却找来国阵当箭靶子,和其他批评政府的人展开“群众斗群众”,岂不怪哉?当今群众盲目地维护政府,但凡批判政府之人士,一律打为前朝政府的帮闲,其为“巩固新政权”而斗争的动员能力、自发为异议者扣帽子的行为,令人瞠目结舌,亦不寒而慄。509变天前后,政党、社运圈乃至知识分子群都因挺马或反马而分裂。值得一提的是过去社运的龙头——净选盟、绿色盛会都已经有部分成员进入体制发展,上半年的一次国会,绿色盛会带领的示威群众在与莱纳斯稀土厂员工对峙时,还必须打着“不是反政府”的旗号。在新马来西亚,由于国人对昔日国阵霸权仍记忆犹新,所以大多数民众都急于拥护这个他们认为“脆弱”的政府,而当这个政府被“养大”了,社会舆论和谐了,它就没有任何体制内外的敌人了。国阵时代的威权政体正是因为大批反对党被收编成一个永久性执政联盟,故欠缺竞争的鞭策,进而形成一党独大的局面。这正是今天人民应该反思的问题,新马来西亚若没有反对党,或一个像样的反对党,其实它是一文不值的。因为反对党能集合民意以监督政府。然而目前以巫伊为主的反对党则在积极壮大极右势力,以图复辟,其中有部分巫统议员不甘成为反对党而跳槽土团党;砂拉越的原国阵成员党则自组成一块以自保;至于仅有1席的马华则沦为为了反对而生存的反对党,遗憾的是当前在野阵营仍然欠缺负责任、进步且多元的世俗反对党。509变天本该是民主化的里程碑,奈何这个历史转折造就了一个稳固的执政党,却让在野阵营一蹶不振,失去执政希望的反对党不是泡沫化,就是向右转。对许多国人而言,推翻纳吉政权或许是509变天的主要意义,而事实上,批评纳吉和批评敦马的人都面对一个共同的盲点,其实是一党独大的专制政体造就了他们,而非他们造就了专制,欲阻挡专制的巨轮碾压,就需要一个能与之抗衡的反对党。现在的民众普遍上基于国阵过去的威权统治而不信任已下野的国阵是有情有可原的,而作为“清流”的社会主义党,即使没有政治上的“原罪”,但基于原教旨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短时间内也难以被选民接纳。拥抱多元之政党的选项不多,所以在野阵营出现了一个多元世俗政党的空缺。窃以为新马来西亚应该有廉洁的政府,也应该有一个负责任的反对党。无论国阵或希盟执政,若执政党没有价值观导向,且国家再无反对党、反对者,就无民主可言。我们展望有多元的世俗反对党出现,但这得胥视反对党最终的磨合结果,尤其他们是否能赢回人民的信任将是重组在野阵营的关键。一些浅见,只因我珍视新马来西亚之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