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机器人倾听语言

2019-06-08 10:34:09

来源标题:杨微屏.机器人倾听语言

  杨微屏.机器人倾听语言 某个早上我在吃咖喱面,高朋满座的茶室里来了3个少女表明要“搭台”,我一边吃面,一边被迫听到她们之间的谈话。少女甲从外地回来,本来不打算回老家探望母亲,结果因为前一晚发生小车祸,汽车送修才勉强的让少女乙载她回家。然后少女甲就很得意的说起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其母亲限制她的夜生活,规定午夜12点前要像“灰姑娘”般回到家,但后来出来社会工作自己赚钱后,母亲就不再限制她回家的时间。我匆匆把眼前的冰咖啡一饮而尽,起身准备离开前,少女甲跟我说:“你不必这样赶着吃完,这样我们搭台感觉骚扰到你,会很不好意思。”,我笑笑离开,心想再不走,我可能把咖喱面汤淋她一头,可就不好意思了。我也是一个孩子已逾20岁的母亲,也曾经是叛逆的女儿,如今常常在想的是在很多家庭中,父母其实不完美,孩子也同样不完美,但在亲情之中到底需要执着的恨和爱,有多少必要。每个人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成长背景和故事都不相同,即使在同一个家庭中,兄弟姐妹对于同一对父母的感情和爱怨也不同,而亲情的温度可以炽热,也可能冷漠。农历新年期间,思念着离世的父母之际,在网络上看到一段视频:独居老婆婆收到一个箱子,打开来看是一个小机器人,机器人从此和老婆婆相依为命,互相照顾建立了感情,机器人取代人的亲情温度。机器人陷入低能量时,老婆婆取出电池置入机器人体内让它重新恢复能量,后来生病的老婆婆生命结束时,机器人取出一堆电池置放入老婆婆衣服口袋内,企图挽回老婆婆的生命气息。老婆婆和机器人之间没有语言的沟通,却有温情的传递。而人与人之间,尤其父母和成长后的孩子之间,语言的沟通有时变成亲情的刺伤,而完全不用语言沟通时却也变成潜伏的内伤。人和机器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什么不同的温度?也许未来有能力购买机器人的老人,拥有机器人陪伴晚年是安心的依靠。美国科幻小说大师阿西莫夫著作的系列机器人科幻小说,生动的勾画机器人在现实世界中的生态,却也让人自天马行空中感叹人类的心灵潜藏的脆弱。他在“基地系列”的《第二基地》中的经典语录提出:“语言,是人类用来表达内心思想与感情的方法。它并非与生俱来,必须经过学习方能使用,也不能算是一种完美的沟通方式。人类所建立的语言沟通模式,只是利用各种声音的组合来表示精神的状态。然而这种方法却极为笨拙,而且表达能力明显不足,只能将心灵中细腻的思想,转换成发声器官所发出的迟钝声音。”■本期推荐阅读:《基地三部曲》/阿西莫夫着